'); 美页岩油先锋切萨皮克退场 行业凛冬已至 - 金融之家

美页岩油先锋切萨皮克退场 行业凛冬已至

国际原油价格 (72) 2020-06-30 13:18:13

全球原油市场正在走出历史上最黑暗的时刻。经济复苏刺激能源需求复苏,推动国际油价升至3个月新高,目前徘徊在每桶40美元左右。

当地时间6月28日,切萨皮克能源公司(Chesapeake Energy,以下简称“切萨皮克”)向得克萨斯州休斯顿法院申请破产保护,成为疫情导致能源价格暴跌的又一个受害者。

在过去的10年里,该公司已经投资了300多亿美元来发展页岩油业务。今天,超过1亿美元的债务和利息压倒了美国第三大天然气生产商和页岩油先驱。该公司股价的下行曲线也“步步惊心”——仅仅5年时间,Chesapeake的股价就从每股近2280美元跌至目前的12美元。

在Whiting Petroleum(也被称为“Whiting Petroleum”)和Diamond Offshore Drilling之后,Chesapeake成为另一家申请破产的能源公司,破产浪潮可能才刚刚开始。

切萨皮克总部位于俄克拉荷马城,拥有近1500万英亩(约60,700平方公里)的开采权,几乎相当于西弗吉尼亚州的面积。在页岩油气开发方面的巨额投资使得企业的杠杆率居高不下。

在谈到Chesapeake Energy在页岩气行业的地位时,咨询公司Wood Mackenzie上游团队的首席分析师亚历克斯•毕克(Alex Beeker)表示:“很难指出哪家公司对美国页岩气行业的影响力超过Chesapeake。”切萨皮克向市场和竞争对手展示了产量的增长速度,以及该项目的发展速度。上游投资者带回了美国。”

大约十年前,切萨皮克还是一个市值375亿美元的巨头。该公司由已故的奥布里·麦克伦登(Aubrey McClendon)和水力压裂技术领域的其他页岩油公司领导。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改变了美国油气行业,重塑了全球能源市场。

然而,今年3月,在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发动价格战、引发全球油价暴跌之际,切萨皮克听到了向债务重组顾问寻求帮助的消息。

四月份发布的季度报告显示,该公司遭受了83亿美元(约587亿元人民币)的巨大损失。切萨皮克随后推出了分两步走的战略——将资本支出削减30%,并出售3亿至5亿美元的非核心资产——以偿还即将到期的债务。随后股东大会投票通过了200股对1股的合并计划,以避免因股价偏低而被交易所摘牌。

但这个自助计划并不顺利。尽管国际油价从4月份的低点大幅反弹,但天然气价格今年已暴跌近30%,处于历史最低水平,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Chesapeake上月表示,由于无法获得融资,正考虑通过破产法庭重组其近90亿美元的债务。根据SEC的文件,Chesapeake上周没有支付1,350万美元的债券利息,而就在几天后的7月1日,1.36亿美元的债务即将到期,该公司终于不堪重压。

标准普尔全球评级(S&P Global Ratings)的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已有18家油气公司违约,去年全年为20家。分析人士认为,目前面临破产风险的油气公司通常具有以下特征:极高的债务水平、枯竭的现金流、以及对美国页岩油气田的过度投资。

新一轮强势的疫情蔓延抑制了原油上涨势头。对于等待能源需求复苏的页岩油公司来说,生存仍然是最大的挑战。

石油经纪公司PVM Oil Associates的高级市场分析师塔玛斯•瓦尔加(Tamas Varga)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美国疫情的恶化,投资者对经济复苏前景的担忧重新燃起。美国不断上升的库存压力值得关注。目前,金价已连续三周创下历史新高,脆弱的供需形势正面临考验。对于页岩油公司来说,形势变得越来越不利。这些企业通过融资工具从市场融资仍有困难,现金流和债务压力正逐渐压倒它们。

高盛(Goldman Sachs)最近警告称,石油市场的基本面正在“转为熊市”,下行风险已经加大。该行大宗商品策略主管杰弗里•柯里(Jeffrey Currie)认为,价格背后的需求与实际情况并不相符。预计美国第三季度的平均油价将仅为34美元,这意味着油价将回落15%至20%。

瓦尔加对记者说,油价上涨需要新的动力,因为目前的市场价格已经充分反映了欧佩克减产的影响。鉴于供需状况的预期改善,预计下半年全球原油库存增长将逐渐放缓,但相对较高的库存水平和潜在的产能恢复压力将限制油价的上行扩张。

德勤在22日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页岩油作为一个有15年历史的新兴行业,已经改变了全球能源供应格局,但如果油价保持在当前水平,该行业可能会面临破产。报告显示,当原油价格为35美元/桶时,31%的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将破产,当油价回落至20美元时,这一比例将升至49%。

德勤表示,这只是开始,整个页岩油行业预计将出现约3000亿美元的减记。尽管这些资产减值不会直接影响公司的现金水平,但它们确实使本已岌岌可危的杠杆指数恶化。

该报告预测,美国页岩气行业的杠杆率可能会从40%飙升至54%,可能会引发“包括破产在内的许多负面事件”。财务压力会引发一系列的合并和收购,但即使是美国最大的两家石油公司雪佛龙和埃克森美孚,也不一定会选择“互相帮助”,在当今不确定的环境下,“风险”可能是致命的。

康菲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瑞恩·兰斯本月早些时候表示,页岩油不会消失,而且还会恢复,但这需要时间。

与欧佩克的强制性减产不同,美国的产能调整主要是通过市场力量进行的。与金融资产规模较大的大型石油企业相比,中小型独立页岩油开发商的处境较为困难。

例如,美国最大的产油州得克萨斯州4月份有26,000多名石油工人失业,约占所有工作岗位的四分之一。德克萨斯州参议员克鲁兹曾多次呼吁政府放松能源行业的紧急信贷计划。考虑到美联储(Federal Reserve)的“普通贷款计划”(Main Street Loan Program)的限制,企业只能把希望寄托在美国政府正在讨论的新一轮贷款上。财政刺激计划。

对于页岩油行业而言,目前可能是技术创新的时机。回顾历史,2014年11月,欧佩克召开紧急会议,几十年来,该组织一直通过限制生产和提高价格来应对油价下跌。时任沙特石油部长纳伊米(Ali al-Naimi)表示,如果欧佩克国家减产,非欧佩克生产国可能会介入并抢占市场份额。会后媒体出现了“欧佩克向美国页岩油宣战”的标题。

欧佩克打响价格战后,国际油价从高位下跌近70%,面对冲击,页岩油行业表现出了非凡的灵活性和创新性。荷兰原油钻探技术提供商岩心实验室(Core Laboratories) 首席执行官戴维·德姆舒尔(David Demshur)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说,当时大量页岩油企业询问有关开采技术升级的问题,希望从矿井中钻出更多的油气。

随着技术升级,企业开采成本大幅下降。2014年美国页岩油的平均成本在80~90美元/桶,如今在产能上升的背景下,达拉斯联储本月公布的调查显示,美国现有油井运营费用所需的平均价格在36美元/桶;在北达科他州和蒙大拿州的巴克肯页岩地层,水力压裂的平均盈亏平衡价格低至29美元/桶。

注:文章来自网络。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