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国的出口模式在疫情下发生了变化,中国成为德国最大的出口国 - 金融之家

中国的出口模式在疫情下发生了变化,中国成为德国最大的出口国

恒生指数 (65) 2020-08-13 13:50:15

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最近公布的上半年德国进出口数据,德国6月份对外贸易出口环比增长14.9%;进口环比增长7%,其中中国是德国最大的进出口贸易国。

事实上,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报道,从2020年4月开始,德国出口前三名的排名已经转向中国、美国和法国。到2020年6月,该订单将调整为中国、法国和法国。美国。

胡锦涛库恩,欧洲经济研究办公室副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和中德合作中心秘书长对CBN记者说,中国的崛起的德国出口目的地主要是由于6月早些时候中国流行因此,与其它国家相比,德国对中国的出口可以更好更快地恢复。

在疫情影响下,中德经贸关系不断深化。这将如何影响中德关系?据《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报道,德国联邦议会外事委员会举行了中德问题专家听证会。

参加听证会的北京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和柏林自由大学客座教授史世伟在接受CBN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听证会的目的是讨论中德之间的经济依赖问题。

出口需求帮助德国制造商从新冠肺炎疫情的封锁中复苏。最新数据显示,德国6月份工业产值环比增长8.9%,部分原因是出口环比增长14.9%,创30年来新高。

其中,以5 - 6月为例,可以看出,5月德国对华出口72亿欧元,较2019年5月同比下降12.3%;对美国的出口为65亿欧元,与2019年5月相比同比下降36.5亿欧元。%;对法国出口为61.3亿欧元,与2019年5月相比同比下降31.8%。

6月,这一差距进一步扩大。今年6月,德国对华出口为83亿欧元,同比增长15.4%;对美国出口为73亿欧元,较2019年6月同比下降20.7%;对法国出口为770亿欧元,与2019年5月相比同比下降10.8%。

从以上数据可以看出,德国对华出口停止了下降,出现了上升,并超过了去年的同比贸易额。然而,对法国和美国的出口同比仍在下降。

从进口来看,中国仍是德国最大的进口来源国。以6月份数据为例,德国当月从中国进口了价值97亿欧元的商品,同比增长20.2%。同期,从美国进口44亿欧元商品,同比下降17.4%;从法国进口44亿欧元,同比下降20.5%。

总体来看,2020年上半年,德国从中国进口同比增长5.7%,从法国和美国进口同比分别下降17.1%和4.1%。

2019年,中德双边贸易总额为2057亿欧元。中国已连续第四年成为德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自2015年以来,中国已成为德国产品进口最多的国家。

根据德方数据, 2019年德国对美国、法国、中国的出口额分别占德出口总额的9.0%、8.0%、7.2%,为1336.5亿美元、1194.7亿美元和1077.7亿美元,如果再加上荷兰的话,德国对美法中荷四国的出口额占德出口总额的30.5%。

如前所述,在疫情发生后,中德贸易纽带持续加深。伴随对中国出口的贸易额反超美国,德国不少顶尖智库纷纷撰文讨论中国即将成为德国最大出口国目的地这一现象。

据第一财经记者获悉,在6月末,即德国正式接手欧盟轮值主席国之前,德国联邦议会外交委员会曾举办了一场关于中德问题的专家听证会,其题目就直接起名为“照亮德中之间相互交融与依赖的关系”,其间德国外交委员会中,各个党团都派代表出席了听证会。据悉,会议听证内容十分实际,譬如其中就涉及到供应链重塑是否现实等诸多问题。

史世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德国舆论在讨论德国经济对中国的依赖度,而这次听证会就希望论证这一问题。在会议上,德方专家提出了各种见解,其中比如来自德国联邦工业联合会的专家虽然也强调技术竞争 ,但在对外审查制度方面和德国政府的看法也并不一致。

譬如,这些德国专家指出,没有必要去通过新的、更加严格的对外投资审查制度。“他们认为实际上这是没有必要的,因为德国过去的相关对外经济法已经足够用了,足够保护所谓的敏感技术。” 史世伟对第一财经记者指出,德方专家指出,现在表面上说安全问题,实际上还是有扩大化倾向,这对德国来讲也是不利的,因为德国其实本来吸引外资就比较少。

德国现在对外投资占世界第五位, 在六七百亿欧元左右,但吸引投资量只有270亿欧元,在世界排名10~14位。?史世伟解释道,德国工资高、税法复杂,本来吸引投资就较为困难,而吸引外资对创造就业岗位有利,更加严格的(外资)控制并无好处。

胡琨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亦指出,德国近两年推出并不断更新了投资安全审查,这些其实都是有针对性的。

“这些都是随着经济关系的日益密切,中国和德国两个经济关系极其紧密的经济体因为经济治理模式的不同,而凸显出来的矛盾产物。”胡琨说道,德国重视跟中国的经贸关系,但恰恰是因为中德两国的经济、贸易和投资关系越来越紧密,使得两个国家经济治理模式之间的不兼容性越来越凸显。

对于德国是否在重塑供应链上的态度更为理性的问题,胡琨表示:对于德国来讲,疫情的冲击给经济造成的损失本身就很大,如果现在要调整供应链,也需要很大的成本。所以我觉得,首先,从中短期来讲,德国没有太大的积极性去调整供应链,因为这个需要成本,而且目前来看这个成本是比较难以承受的。其次,德国这种市场经济国家,政府对企业的引导力也是很有限的,所以中短期来看,德国在现实中并不会太多地显现这种重塑供应链价值链的努力,但是中长期来看就难说了。

注:文章来自网络

THE END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