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国际期货直播间 对冲基金买入金属大宗商品 - 金融之家

国际期货直播间 对冲基金买入金属大宗商品

恒生指数 (117) 2020-12-09 13:47:50

随着全球疫苗研发的顺利进行以及QE基金流动性的增加,【国际期货直播间】许多对冲基金对金属商品的投资兴趣日益浓厚。

去年12月以来,伦敦铜、伦敦铝、伦敦锌等金属大宗商品价格均创下年内新高。其中,伦敦铜价曾一度升至每吨7,800美元,较3月底的每吨4,371美元上涨约78%。伦敦铝创下新高12月初2080美元/吨,同比上升约43%的低点1455美元/吨MarchZinc年末达到每年2844美元的高/ T上周结束时,61%的年度低点1763美元/ T组3月下旬。

根据戈登•约翰逊,在金属行业分析师公理,对冲基金,飙升的原因全球对冲基金购买金属大宗商品是,一方面,他们押注的是,疫苗研发成功将全球经济回到复苏轨道;另一方面,他们乐观地认为,欧美央行将继续加大量化宽松政策力度,这将导致美元流动性增加,进一步推高大宗商品估值。

目前,许多对冲基金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有对冲基金仅在过去6个月里在伦敦就收获了铜、铝2股超过30%的回报。”他告诉记者。目前,这些对冲基金不打算以正面收盘,但仍在增加其大宗商品买入头寸,以获得更高回报。

值得注意的是,金属大宗商品价格的持续飙升引发了金融市场对通胀预期迅速回升的担忧,而欧美央行的货币宽松政策又带来了新的问题。

纽约联邦储备银行(New York Fed)前行长比尔•达德利(Bill Dudley)最近表示,考虑到铜等大宗商品价格迅速飙升等因素,美国通胀率可能会加快上升。鉴于目前金融市场普遍预期通货膨胀率和基准利率将在较长时间内保持在低位,这也为美债美股价格上涨提供了巨大支撑,一旦发生“意外”,金融市场将遭受巨大冲击。

“因此,欧洲和美国央行是否会考虑加速通胀复苏,适度降低量化宽松力度,成为金融市场密切关注的新趋势。”投资银行Jefferies metals的分析师克里斯托弗?拉菲米纳(Christopher LaFemina)说。这甚至会影响全球金融机构的套利投资趋势。一旦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强度或欧洲央行并不像预期的那样强劲,最初的套利模型购买美元,购买美国股票和大宗商品将大大逆转,这将产生巨大的影响金融市场的稳定。这也是欧洲和美国中央银行在制定未来货币政策时必须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

最新数据显示,截至12月1日当周,对冲基金等资产管理机构持有的COMEX精炼铜期货净多头仓位达到82,699英镑(1为25,000英镑),为年内最高水平。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的统计数据还显示,对冲基金和其它投机投资者11月底对铜价上涨的净押注,已达到2018年初以来的最高水平。

戈登•约翰逊(Gordon Johnson)认为,这正是当前全球对冲基金疯狂购买金属大宗商品的一个缩影。

“今年7月,有传闻称疫苗研发过程顺利,越来越多的对冲基金开始涌入金属大宗商品市场。”他指出,一方面,欧美央行的量化宽松措施不断加大,使大宗商品再次出现2008年量化宽松时代的飙升趋势。另一方面,他们敢打赌,疫苗研发将引领全球经济平稳复苏,推动大宗商品需求和价格持续复苏。

记者多方了解到,不少对冲基金此次的操作风格相当激进。比如有对冲基金直接买入明年6月到期,执行价格在10000美元/吨的伦敦期铜看涨期权及相关高杠杆结构性衍生品,原因是高盛等投行持续抬高铜价——预期未来12个月期铜平均价格将触及9500美元/吨,明年上半年有望挑战2011年创下的10170美元/吨历史高点。

“他们之所以操作如此激进,很大程度是笃定美元正进入新的贬值周期。”一位华尔街大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分析说。随着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会在新财政刺激计划迟迟无法落地情况下,加大QE力度支撑美国经济复苏,因此不少对冲基金纷纷引入全新的套利投资模式,即边买跌美元边买涨美股与金属类大宗商品期货,甚至部分对冲基金鉴于美元持续贬值“铁板钉钉”,在这项套利投资的资金杠杆倍数达到6-8倍。

“美元贬值仅仅是他们持续看涨金属性大宗商品的一大因素,很多对冲基金都在聘请第三方市场研究机构了解中国经济复苏下的基建与房地产市场回升状况,以此判断大宗商品需求量是否超过市场预期。”他告诉记者。某种程度而言,这些对冲基金都将金属性大宗商品视为新的避险资产。毕竟,在中国经济强劲复苏令大宗商品需求回升同时,南美等国却因疫情反复不得不关闭矿场,导致金属类大宗商品供需关系趋于紧张,有助于金属价格持续回升。

值得注意的是,持续飙涨的金属类大宗商品,俨然给全球央行货币宽松政策构成新的困扰。

上述华尔街大型对冲基金经理透露,目前华尔街越来越多投资机构担心,随着铜、铝、锌、木材等大宗商品原材料价格持续大涨,通胀率很可能在未来几个月触及美联储设定的2%通胀政策。尤其是考虑到今年3-4月疫情爆发导致当时物价指数大幅回落,受基数因素影响,明年3-4月美国通胀率在经济复苏推动下,很可能超过2%通胀目标。

“在这种情况下,欧美央行是否会适度压缩QE力度以给潜在通胀回升压力降温,俨然成为金融市场关注的新焦点。”他指出。目前而言,西方发达国家央行似乎不为所动。比如欧洲央行暗示在12月货币政策会议上仍将进一步扩大货币宽松力度,英国央行则价格QE购债规模调高至8750亿英镑,远超市场预期,澳洲央行则已将基准利率下调至历史新低0.1%,美联储则干脆将未来货币收紧政策与就业率是否充分,通胀率是否在较长时间超过2%相挂钩。

在Christopher LaFemina看来,西方发达国家央行之所以选择“无视”大宗商品价格骤涨所带来的通胀快速回升压力,一方面是他们认为当前经济复苏仍需超大力度的货币宽松,另一方面他们认为QE资金泛滥尚未触发全球通胀压力快速回升。

“我们的模型显示,美联储大量QE资金转化成银行超额储备资金,尚未进入实体经济领域,如此QE资金只会造成美股美债估值持续飙涨,无法引发实体经济物价上涨压力增加。”一家美国大宗商品投资型对冲基金经理指出。毕竟,欧美国家通胀压力回升,不仅仅取决于大宗商品原材料价格飙涨,还有民众医疗开支是否增加,劳动力市场是否紧张引发薪酬回升等。

他直言,目前欧美央行选择无视大宗商品价格飙涨与通胀压力快速回升的另一个原因,【国际期货直播室】是他们必须优先兼顾金融市场稳定——一旦欧美央行因通胀压力回升而缩减QE力度,其结果可能造成大量资金对股票债券等金融投资品种获利回吐,由此带来的金融市场剧烈动荡及其经济复苏负面冲击,是他们难以承受的“政策代价”。

注:文章来自网络。

THE END

发表评论